今天是2018年6月21日  欢迎光临本站    
   
                 

朱 其:谁在害怕批评艺术市场?

   作者:国艺馆   时间:2008年7月9日   阅读:2035 次


几篇批评艺术市场的文章,近几个星期引起了极大的反弹。甚至在网上对我进行匿名的人身攻击,用这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攻击一个批评家所达到的规模和恶劣程度,可以说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来所从没有过的。可算是创下了一个历史纪录。
是谁在害怕批评艺术市场?我不禁要问,那些近期明显表现失态的人,为什么要如此害怕一篇文章,难道一篇文章就可以把中国艺术市场一夜之间弄得崩盘?这是不是也太低估所有藏家和投资人的智商了。如果所有的天价作品都是真拍和真实成交,这有什么好怕的。有些人如此恐慌,是因为目前的艺术天价问题是建立在一个谎言共同体基础上的。
即使在各路人马出来纷纷粉墨登场,为艺术市场辩护,这些“市场万能论”的消防队员们也实际上没有就一些基本的事实进行反驳,比如天价拍卖的谎言,中国油画世界二流,艺术的生产复制,天价作品并不代表真正的中国新艺术。他们而只是绕过这些问题,大谈外围问题,诸如市场经济拯救中国,市场资本拯救艺术,以及我们要对市场给大家的好处如何要感恩戴德,云云。
在总体上,所有反对批评艺术市场的“消防队员”都在刻意强调三点:1)将“批评市场”说成是“否定市场”;2)强调“市场万能论”,3)强调我们要对市场感恩戴德。
“批评市场”不是“否定市场”
首先,请不要把“批评市场”说成是“否定市场”。我之前写过的一系列文章多次提到,近三年的艺术资本给艺术的自由和活力还是提供了一个经济支持,比如众多的独立策展、艺术杂志、民营美术馆都是在民间资金的支持下使艺术产生了活力。但是这不等于说艺术市场就是一贴万能良药了,艺术市场也导致了现在艺术的过渡商业化和生产化,甚至艺术拍卖的商业欺诈问题。
尽管目前艺术市场有着严重缺陷,从一个完美的艺术制度来说,它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但我还是要说,艺术资本推动艺术,是目前最好的一个选择途径。比起西方的艺术体系、z/f美协的双年展以及媒体,艺术资本尽管有导致艺术丧失前卫精神的趋向,但它是中国目前所有可以依靠的支持力量中最可以选择的支持基础,因为它毕竟代表着一种本土性和民间性。
这就好比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和民主制度不是人类社会最理想的社会制度,但它是目前为止人类社会最能解决问题、也最能为各个阶级接受的社会制度。因为目前找不出比资本主义的经济和政治制度更有效的社会治理模式,但这不等于说,资本主义是一种大家可以在市场上自由交易,交易各方可以随意持强凌弱、坑蒙拐骗、不择手段,然后谁狠、谁敢骗、谁更有权力,谁就是市场的胜利者。在资本主义四百年的历史上,最初二百年是这样干的,这是一种野蛮的残酷的信奉“丛林规则”的资本主义。我很惊讶,最近还有人在用这种“丛林规则”的价值观来为艺术市场和天价拍卖辩护,所谓“有钱就是大哥”,“有种你也去骗一千万”。   
资本主义在18、19世纪开始产生了空想社会主义思想和马克思的批评理论,这一切都是为限制、约束和规训道德无羁的资本主义。从上一世纪二战前后的凯恩斯主义到罗斯福新政,从前苏联的崩溃到中国的改革三十年,人类社会的制度实践已经证明世界上不存在一种单一形式的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制度,目前所有成功的社会制度甚至包括欧美,基本上都是一种混合制度,即资本主义社会吸收了社会主义价值观和制度,社会主义社会吸收了资本主义经济制度。
市场不是万能的,在批判中规训市场
这就涉及到了第二个问题:人类社会不能没有市场经济,但市场经济也不是万能的。市场经济只有在受到社会公正、民主和法制的制度约束和规训之后,才可以促进社会进步。市场经济如果没有约束,那么就会产生权贵资本主义、黑社会资本主义、坑蒙拐骗资本主义以及对外的殖民主义。目前所谓“艺术市场万能”论的消防队员们试图以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历史,将最近三年的市场泡沫和天价骗局放在这个三十年合法性背景下解释,这实际上是近几年已经受到广泛批判的中国经济自由主义政策的一个翻版。
所谓改革三十年的“经济自由主义”理论,是说z/f必须退出垄断和专权,彻底用市场经济政策来取代计划经济政策,只有这样才能促进中国的经济繁荣、培养大批的中产阶级,并最终取消专制统治实现民主。这个理论虽然很好,在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中期,也得确有一批改革家为了民族和社会命运牺牲自己推进改革。但是最近十年以来的改革已经证明,这种经济自由主义的政策是有重大缺陷的,造就了z/f腐败蔓延、两极分化加剧、20%的少数人掌握国家的80%的财富,国家富人民穷的准“拉美”现象。而在政治上,极权主义没有任何松动的迹象。
我前几天刚去过四川灾区,给我震撼的还不是地震本身的惨状,而是地震之前的底层人民社会生活的贫困和痛苦。那些墙体坍塌的居民楼暴露出所有室内的生活状况,就像一个底层社会剖面图,每家人家的生活设施加起来不会超过五千元钱。我相信只要去过灾区现场有点良知的人,都会觉得那些所谓的天价作品简直什么都不是,既没有为中华民族在承担文化责任,也没有学术深度,更没有与中国现实血脉相连的联系。近两年在市场上被炒成高价的作品都是所谓的“大脸”,基本上都是把中国人画成一些“狞笑的脸”、“木呐的脸”、“傻笑的脸”、“阴险的脸”、“呲牙裂嘴的脸”,就是这种作品还有一些理论吹鼓手将它们说成是能进入当代艺术史的伟大作品,代表中国的国际新文化形象,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市场经济的伟大成果。
拿了资本主义的钱,照样批判资本主义
这就涉及到了第三个问题,即谁是真正的改革开放三十年经济成就的推动者和贡献者,谁分享了这些成果,谁应该对市场经济感恩戴德?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确实取得了巨大的经济成就,但是一个庞大的中产阶级并没有形成,一个自由自主的民间社会也没有形成,中国大部分地区还是很贫穷,改革开放的主要财富落到了少数人群手里。所以,改革三十年的经济成就,难道就是这些少数掌握财富的人功劳吗?肯定不是,中国这场伟大的经济成就,广大善良、勤劳、遵守社会秩序的民众和工人农民付出了巨大牺牲,广大知识分子、公务员、改革家、城市白领等付出了比八十年代日本经济起飞时期还要玩命和超负荷的工作强度,是这些人为三十年经济成就承受了发展代价,没有这些中下层民众为改革作出的牺牲,哪有今天的经济成就?中国社会的中下层民众确实生活上比过去有了进步,但与他们付出的劳动相比远远不够,他们本来应该获得更多,所以凭现在这些生活收入上的进步,我觉得是中国社会要感谢他们,他们不需要对市场感恩戴德!
改革开放三十年的谁是谁非,不用我多介绍了,网上已有太多的讨论。令人奇怪的是,近期有一些市场万能论的理论鼓吹手居然继续鼓吹将市场当上帝,或者鼓吹“市场感恩论”。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的进展是一些拍卖炒家和艺术投资人的功劳吗?肯定不是,他们大部分只是最近三、五年才进来的,前面二十几年他们在哪里?没有几代艺术家、批评家、策展人甚至国外的策展人、批评家和外国友人的帮助,哪里有今天的艺术市场?最近三年的艺术投资人和拍卖炒家只是来收割过去二十年的艺术成果,应该是他们感谢几代艺术家、批评家才对。
有人说你批评家这几年获得了高额稿费,还要批评市场?那我要告诉这些消防队员,我拿了高额稿费还是要批判。因为我们都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开拓者,我们拿了稿费并不欠谁的!拿了资本主义的钱,照样批判资本主义,这就是资本主义的艺术批评!
有人说你批判市场是出于“仇富”。我认为大部分中国人并没有“仇富”,而是“仇”那些靠坑蒙拐骗、欺世盗名、巧取豪夺、违背游戏规则富起来的人,并且有了点钱就不知道自己是谁的人。对这种人就是必须在中国产生一种“仇富”话语。中国的全球化和市场经济是一个从鸦片战争、洋务运动、抗日战争以来的一百多年的历程,在这一百多年里,有一些真正伟大的中国富人,我不但从未“仇”过他们的富,而且对他们敬仰不已。比如洋务运动时期的张骞,在南方建立了除通商口岸以外中国最早的自主建设的现代城市;辛亥革命和民国时期如张静江,张将他的全部财富支持了辛亥革命以及民国早期的国家建设;抗日战争时期如陈嘉庚,他变卖家产支持抗日。我就不用举更多的例子给那些振振有词说别人仇富的人听了。
鼓吹市场经济反专制,是一种新自由主义过时的论调
目前声称市场经济能促使中国艺术的自由和反专制的人,这种论调并不新鲜。这在经济学界早就有了,也是过去十年《读书》杂志一致批判的所谓经济自由主义理论的翻版。这些所谓的宣扬经济自由主义的经济学家,实际上不过是某些跨国公司、民营企业或者国企的利益集团的代言人。这种所谓市场经济能“自动”拯救中国的理论和经济学家在经济学界早就在近年名誉扫地,居然有人将此移植到美术界来为市场炒作辩护。他们的理由是:中国还是一个资本原始积累的早期阶段,所以必须让一部分资本炒纵艺术市场,直到把假的市场变成真的市场,假的价格变成真的价格,这样中国艺术就能真正摆脱专制文化,从而自由创造。这真是一个美丽的大饼!
一个可以肆意违背规则的市场游戏能真正促进艺术的繁荣和体制成熟吗?甲a联赛已经证明了这是在说梦话。今天的中国艺术市场跟几年前的甲a联赛越来越像,大量的资金进入没有促使球员好好练球,以及建设良性的足球体制,反而促使各方疯狂的追逐金钱,但水平没有真正提高。等到所有参与各方都捞足了以后,下一代甲a新球员既挣不到钱也没有迎来一个真正的足球体制。四年前的国画市场也是这样。一个没有约束和理想追求的艺术市场,只是少数人不负责任捞钱的工具,而让真正愿意负责任和遵守游戏的人被受干扰。
鼓吹市场经济可以必然带来一个美好结局的人,实际上是把市场和资本当作了上帝来顶礼膜拜,也是一个没有灵魂和主体性的理论。最近几个月艺术网站上不断出现一句话叫“有钱就是大哥”,就说明资本已经如何让一部分年轻人的价值观丧失了灵魂。中国过去三十年的改革,不仅没有消弱专制文化,实际上还使极权主义和寡头资本的高度接合在一起。
我不知道有些人对批评市场为何要这么恐慌?如果这是一个有坚实学术内涵和真实交易基础的艺术市场,而不是一个刚搭起来的虚架子,有什么好害怕的?所以,真正害怕批评艺术市场的是那些艺术炒家,以及所有这些炒家的利益相关者。因为这些炒家离开了天价谎言,就一天也炒不下去。
我并不认为艺术市场会全线崩盘。我相信过去三年真正的好作品和在画廊一级市场扎扎实实铺垫的艺术作品,依然会步步高升。艺术市场的一部分机构和群体正在转型,甚至一些实验性装置艺术现在也开始卖得不错。所以,我没有对中国艺术市场失望,当然,那些虚高价格的艺术品的命运就不太好说了。
一个挤泡沫的市场阶段会很快到来,挤掉这些精神和市场上的泡沫,中国当代艺术依然会很好!中国不需要一个坑蒙拐骗和皇帝新衣漫天飞舞的艺术市场,不需要一个少数人不负责任炒作捞钱的艺术市场,而是需要一个让商业资本来推动学术的艺术体系,在这个体系中,市场不是一个决定性因素。

 
 
版权所有:国艺书画馆

电话:18932922390  电子邮件:zhguoyi@126.com
通信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体育南大街怀特书画城4-5号  馆长:金永奎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辩率  今日访问:6  总访问:2022744